韶华与爱

愿你能忘却昔日苦难。


个俗人
Sebastian Stan是我的天使
磕Evanstan和柯TJ
漫威脑残粉 盾冬是本命 吃锤基贾尼豹玫瑰EC二代虫绿毒埃暴卡 天雷盾铁 有洁癖
瓶邪黑花铁三角嫩牛五方是白月光。
杂七杂八啥都掺和
热爱狗血 性癖很多
别来我这ky 别多管闲事

【锤基】你在推特上火了你知道吗 下(完结沙雕小甜饼/现代AU)

纷纷FIN-奥丁森的秀发:

 前情提要:麻醉后的基向麻醉师锤展开了热烈的求婚攻势,清醒后他只想挖掉自己的眼睛。


 梗来自于https://m.weibo.cn/status/4135696140753016




 (上)点我   (中)在这



005.



    洛基·劳菲森总是能得到他想要的。



    虽然他并非一个总被好运眷顾的人——正相反,洛基总认为他的大部分人生,都不尽如人意,但好在他还有一项宝贵的、成功者的品格——那就是令人发指的固执。也正是这个品格,二十年来风雨无阻地确保了洛基·劳菲森的恣意妄为。


    他得偿所愿,不到一周就早早办好了出院手续,又在家里休息了一两天,整理好自己的状态,随后才回到了事务所。


    有了阿莫拉的警告,洛基显然已经设想好了应对同事的计划。任何胆敢议论、嘲笑他的同事和下属都得不到好下场。第一个勇作先锋的家伙——茶水工达茜,被赋予了双倍的工作以及一周的加班——天知道为什么连茶水工作都可以双倍,达茜一边冲下楼给洛基买咖啡,一边在内心诅咒上司。
    但洛基就是可以做到,达茜已经为了一杯咖啡来来回回跑了三趟楼下的咖啡店,其他人的工作量显然也不在话下,更可怕的是,洛基·劳菲森总是神出鬼没,个别好事分子实在憋不住,想躲在茶水间里一吐为快,也会马上被洛基抓个现行。整个事务所人心惶惶,不久,所有人都仿佛得了间歇性失忆,“推特”这个词成了萨卡事务所的禁语,他们简直都要怀疑这个东西到底是不是真实存在的了。

    “亲爱的,虽然我觉得你这幅样子是挺可爱的,但是——”
    一周之后,萨卡事务所的老板,高天尊,终于忍不住约谈了他的得力下属。他翘着二郎腿,照例打扮得花枝招展,一边拿小刀修着指甲一边说,“可是你也太严厉了一点,我亲亲的瓦尔基里刚刚还抱怨,说她快要忍不住打爆你的头了,当然,我们萨卡可不能发生这种没有美感的事情。”    他冲洛基眨了眨眼,“说实在,我不明白你干嘛对这件事这么在意,亲爱的,我也看了那个视频,你可爱得简直快把我这颗老男人的心都融化了。”他假惺惺地捂住了自己的心口,洛基顿时觉得自己的胃在上下翻腾。


    同事和下属都不足为惧,但是显然,洛基无法阻止自己顶头上司的揶揄,他只好铁青着脸,等待着老男人把他的垃圾话全部说完,并有点后悔自己拒绝了高天尊原本给他放的病假。


    “唉,可怜的洛基,这有什么好难为情的,打了全麻胡言乱语的情况,就连我这个老头子也有碰到过哩,”高天尊不顾洛基的脸色继续侃侃而谈,“你瞧,我也有个麻醉科的老朋友,他每天都要看见至少一个这样的病人,麻醉师嘛,这种场面再平常不过了,再说了,你求婚的那位又是这样一个帅气的甜心,我猜你也未必是第一个向他求婚的……”


    “咳咳!”洛基突然剧烈地咳嗽起来,把高天尊吓了一跳,过了一小会儿,后者慢慢浮现出好事的笑容。


    “总之,别把我们萨卡的小可爱们逼得太紧了,他们都快吓得不敢在办公室里点开推特啦。”高天尊摇摇头,做了个手势,表示洛基可以离开了。


006.


    又过了一周,洛基回到了医院复查。


    史蒂芬·斯特兰奇冷着个脸接待了他,上回洛基在出院时与他闹得不太愉快。洛基这样眦睚必报的性格,当然不会轻饶了捉弄过他的斯特兰奇。整个医院都看了他们的热闹,更是感叹洛基简直是漫威市医院成立以来的第一活宝,先是向奥丁森医生求婚,后是让斯特兰奇医生吃瘪,从未有一个病人能带给他们如此之多的快乐。


    斯特兰奇飞快地翻阅着洛基的复查结果,“没什么问题了,你要是想,可以过三个月再来检查一次。”他几乎是迫不及待地下了逐客令。


    洛基收起各种单子和发票,默默计算着其中可以报销的费用。正当他拉开门把准备告辞的时候,门却从外部被狠狠撞开,差点弹到洛基的脸上。


    他慌忙退后一步,正要发难,抬头只见一张眼熟的俊脸,而那裹着肌肉的、小麦色的肌肤上居然淋上了一大滩鲜血。


    “啪嗒”一声,一滴血从那张辣到不行的脸上滑下,正落在洛基的鞋面上。后者最初被索尔脸上触目惊心的颜色吓到当机,还以为索尔被人袭击了,直到金发的医生目光直接越过他,朝办公室里中气十足地吼了一声“史蒂芬,紧急情况!”,洛基才明白是急救科人手不够,索尔被派来找斯特兰奇救急。


    接下来的半个小时,整个楼层都一片混乱。洛基不知道被谁挤到了楼梯旁的座椅那儿,索性就这么一屁股坐下来,也不急着走了。医护人员在走廊上来回奔走,几个帮不上忙的实习护士聚在一边,洛基正好能听见她们的低语。


    “是两条街区外发生的枪击案……帮派斗殴……现在的年轻人……”    


    捕捉了几个关键词,串在一起,洛基便大致明白发生了什么事。而医院又陆续抬进两个中弹的倒霉蛋,更加解释了情况的紧急。电梯不够用了,随即,洛基就发现索尔消失在了人群里。洛基还坐在原地没动,似乎仍在消化这电视剧一般飞速奔跑的走向,但却焦躁地抖起了腿。


    不久,他看见索尔背着一个浑身是血的家伙,又从楼梯间跑上来。    “老天……”洛基听见自己的低呼。




    金发男人把最后一个家伙放上了病床时,他的白大褂已经彻底变了个色儿。洛基坐在远处盯着他看,脑袋里却空空荡荡,什么也没想,仿佛回到了被一剂麻醉打傻了的那段时间,就只是两眼发直地瞧着他看。


    洛基原以为索尔不会注意到自己,但是男人在安排好了这些之后,却直接跨着步子走到他旁边,在他左手边的椅子上一屁股坐了下来,这套动作行云流水,自然到可耻,就仿佛他们认识了一辈子。


    洛基发现自己仍然在盯着他看,赶紧收回目光:“你不用去换个衣服,休息一下吗?”


    索尔的脸色严肃,并且异常疲惫,但他还是辣透了,并且尽量扯出了一个笑,“你复查的结果怎么样?”


    “呃,”洛基低下头,扫了一眼他的检查单,“老实说我看不懂,不过斯特兰奇医生说没问题,你闯进他办公室之前他正要赶我走呢。”


    “很抱歉吓到了你,”索尔低声说,洛基这才又抬头去看他,发现自刚才起,索尔的眼神就一直飘忽不定,但就是不肯落在洛基身上。


    “你没有吓到我,”洛基喃喃道。


    “真的?”


    “真的。”



    索尔笑了一声,终于把脸转过来,洛基觉得那双蓝眼睛仿佛有重量似的落在他身上。他想他一定是当场愣住了,不然就是索尔有什么可怕的魔法,以至于每次碰见他,都能让自己变成笑话。洛基自己也忘了为什么会和索尔这么自然地开始说话,他本是最不该和他共享空间的那个人,你看,他们每次碰面的结局,都是一场公开处刑。


    “你真的需要去换身衣服,”洛基说,“全部的护士都在瞧着你,因为你是唯一一个浑身是血却还辣透了的人。”这本来该是一句挖苦,索尔却发出了一声明媚的、不可置信的笑:“你真的这么认为?”


    洛基不说话了。


    索尔瞧他没有回答,也只是乐呵呵地笑。这下不妙,洛基后知后觉地想,这人一定已经误会什么了,考虑到他们之前三次碰面发生的事,对方有这种误解似乎也很正常,更别提——摒除对于麻醉事件的偏见,洛基确实觉得索尔很辣,他简直没见过比他更辣的了——不不不,你可不能这么想,快停下。




    “那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去把衣服换了。”索尔突然对他说。


    “凭什么我得等你?我自己正要走。”


    对方又送给了他一个闪亮的笑容,索尔一边站起来,一边解释:“这附近刚发生了枪击案,不安全,我送你,正好我也下班了。”




    要是再听不出这话是什么意思,那么洛基就是个傻子。


    这太恐怖了,简直不合常理。一个医生,和一个第一次见面就向他求婚的病人——冷静点洛基,想想鬼迷心窍的后果是什么——公司的同事会因此耻笑你一辈子;你从此别想在阿莫拉面前抬起头来;更可怕的是,高天尊会阴阳怪气地在办公室里对你扭起秧歌。


     洛基正要义正言辞地拒绝,并试图解开之前的种种误会,但索尔先声夺人:“你会等我的,对吗?”刚刚背完病人上楼使得他还气喘吁吁的,嗓音听起来像是一只委屈的大狗。洛基正打起十二分的精神要狠下心,偏偏抬起头看了对方一眼,立刻感到了那双蓝眼睛的真实重量。




     真操蛋,没人能拒绝那双眼睛的,洛基想。


007.


    洛基生日那天,事务所给他办了一个惊喜派对。洛基向来对这些东西敬谢不敏,但是高天尊伙同了所有被洛基恶整过的同事,以加班的名义将他强行留了下来。


    这就导致了在洛基28岁生日的当天,他只好被迫在办公桌上接受所有不怀好意的礼物。


    第一件就是高天尊送他的绿色西装,“留给你结婚那天穿。”


    洛基这才想起,他在那个车祸现场般的视频里说的那句“我要绿色的婚礼”,顿时头疼地捂住了脸。


    接下来的礼物显然也照应了老板的主题,阿莫拉送了他一条绿色的领结,随之奉上敷衍的催婚祝福;黛西更是不知道从那里搞到了一束绿色的捧花,大喇喇地摆在洛基的桌上。一个下午过去,洛基的脸色也有些发绿。


    “亲爱的,这么多礼物你待会儿自己拿得回去吗,要不要我帮你叫个车?”阿莫拉总归良心发现,问了他一句。


    洛基对她报以渗人的笑容,“不用了,我有人来接。”说着,他拿起手机拨号,颐气指使的模样让人误以为洛基最近是不是收了个小奴隶。


    下班准点,“小奴隶”出现在了事务所楼下,与他同来的还有一部梅赛德斯奔驰。


    他是个高大英俊的金发帅哥,一出现在事务所的走廊里,就掳走了所有人的目光,而且他似乎完全不觉得自己是个外人,一路热情地招呼过去,最后直接毫不见外地拉开洛基办公室的门,在众人惊悚的目光里给了后者一个大大的熊抱。


    有几个旁观者觉得此人长相有些眼熟,但还没来得及想起他是何方神圣,就看见洛基把那把绿色的捧花直接塞进了他怀里,然后直接用手臂圈住对方的颈项。




    “这是什么,洛基?”金发的男人笑着问他,低下头用额头抵着洛基的头。




    洛基扫了一眼事务所的其他人,在他们眼珠子都快掉出来的表情包围中满意地点点头,随后也压低嗓音,情人似的对金发男人低语:“是同事们的好意,亲爱的,这是我们婚礼的捧花。”


    索尔·奥丁森和他接吻,一个世纪后,缺氧才把他们两人分开。


    这时候,办公室里终于有人认出了索尔。


    “卧槽,”阿莫拉说,“操你的,洛基,你真把这么辣的麻醉师泡到手了!”




    洛基没有管她,他正忙着处理情人的第二个热吻。


    你看,不管怎样,洛基总是会得到他想要的。


——END——

评论

热度(1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