韶华与爱

愿你能忘却昔日苦难。


个俗人
Sebastian Stan是我的天使
磕Evanstan和柯TJ
漫威脑残粉 盾冬是本命 吃锤基贾尼豹玫瑰EC二代虫绿毒埃暴卡 天雷盾铁 有洁癖
瓶邪黑花铁三角嫩牛五方是白月光。
杂七杂八啥都掺和
热爱狗血 性癖很多
别来我这ky 别多管闲事

【盾冬】我家omega爱漂亮之后续(ABO设定)

晒豆酱:

目录:前传


背景:巴基在十六岁时分化为omega,不同于其他男性omega,他对自己的性征不仅不排斥、反而......




正文:



依旧是上次那位棕色皮肤的柜姐第一个发现了他。“嗨!罗杰斯队长,好久不见啊。”她确定一秒前拍的照片已经传送上INS才上前打了招呼。


“嗨……是啊,好久不见。”史蒂夫非常有经验地穿了便服,藏青色的NASA鸭舌帽和墨镜把美国队长的面孔藏得好好的。除了那双深邃的蓝眼珠。


“请问这回有什么能帮到您的?”柜员眨眼的频率像闪光灯,每秒都在尽力捕捉史蒂夫.罗杰斯的动态。


史蒂夫看向别处一下,然后露出一副很尴尬的笑容。“有个难事……我想您上次的建议是对的,请帮我拿一个转笔刀好吗?就是专门削该死的色的那种。”


“我们的转笔刀都是一个型号,让我来查查库存。”柜员已经等不及去和别人炫耀两次向美国队长兜售的幸运与喜悦了,手指噼里啪啦敲着键盘,“怎么?这次削不了唇笔了?我记得上次您说您干这个很在行。”


“是、是很在行。我想我对唇笔一定有什么误解……再加上四倍的握力,那支可怜的笔直接在掌心断成了好几截,它被我捏死了。”史蒂夫一五一十地招了,看来自己并不是这领域的专家。


富有冲击力的画面感令柜员开始想入非非。“哇哦……断成了几截,那唇笔的主人怎么说?”


“他什么都没说,只让我来配一个转笔刀。但他的信息素闻上去已经炸毛了,我想如果不买一支新的回去,估计今晚他会把我捏成好几截吧……你不知道他多喜欢这个笔,这一个多月只用了它,其他的都快落灰了。”


“他?”柜员的眉毛一动,“所以他是您的……爱人?omega?”


史蒂夫点头。“是,是他。”


“太刺激了,所以传闻是真的?您和冬兵真是一对儿?他真的是omega?”


“是,我们就是一对儿。”这次轮到史蒂夫眉毛一动,“但女士……我不太喜欢别人叫他冬兵,您可以叫我的omega巴基。”


“好的,巴基。我们对他的了解仅仅来自电视,如果惹您不高兴了很抱歉。”柜姐的声音明显透露着歉意和激动,“他可真是个爱漂亮的omega啊,这色号绝对写了他的名字。”


“写了他的名字?”史蒂夫十指交握,回忆着那支唇笔的模样,着实想不起来有这回事儿,“抱歉,我不记得唇笔上有巴基的名字。他既不叫该死的也不叫杀手,难道那支唇笔还有第三个名字叫James吗?”




柜姐扶着电脑乐得不可开交,这一番富有想象力和紧张度的对话一点儿没有减少美国队长的魅力,反而凸显了这位alpha的耿直与可爱。“您太有趣儿了,老实讲还真有色号就叫James,只不过不在我们柜台,您再往前走十几码就能看到那家贵妇牌了。这只是一种比喻,当我们形容这个商品是为某个人而生般地适合他时,就会说——哇哦,这上面简直写了他的名字。”


“咳咳,原来是这样。真想不到还会有这名字的口红,简直是乱来。”


“您不打算来一支吗?那牌子的口红质量上乘,包装也很漂亮,我相信没有任何一位omega能拒绝这份礼物。”


美国队长在她面前像个十年级学生,完全无所谓地耸起肩膀来。“不,谢谢,况且我也不认为这个颜色能比James真正的唇色好看,现在的口红名字太乱来了……是的,颜色和品牌都太乱来了。”


“好吧,一支该死的色再配一个转笔刀……有一位这样爱漂亮的omega想必十分幸福吧?”


史蒂夫不容置疑地点点头,看着眼前如地平线群山起伏般的口红山。“是,我家这位omega……可真的很爱漂亮。多亏了他爱漂亮。”


 


 


美国队长从昏迷中醒来时已经天下大乱了。三艘母舰全部成功击落,九头蛇深入神盾局内部的消息随着洞察计划公布于众不胫而走。对超级英雄的呼声越演越烈,民众更需要一个完全不属于任何机构的联盟。


而这一切对史蒂夫而言都是次要了。


“九头蛇的残余力量会找他,巴基很危险。他记起我是谁了,否则不会把我从水里捞上来。”


“冷静点儿,队长。他是九头蛇最危险的武器,与其说他很危险,我倒觉得九头蛇负责回收他的小队很危险。”娜塔莎很高兴看到史蒂夫醒了,但她不想自己的队长变成一个张口巴基、闭口巴基的傻小子。


“可他是个omega……如果……”史蒂夫觉得自己快要喘不过气来了,不敢想象发情期的巴基碰上回收他的敌人会出现什么惨况,“所有的事都可以等,巴基不能等。我得先去找他。”


“你知道怎么找他?他的反跟踪反侦察能力远高于红房子,是前苏联人训练出来的。别说你现在毫无头绪,就是十个我都找不到他。”娜塔莎快看不下去了,这简直比纯爱电影还要过分,“更何况他跑了,你们一个躲一个追,要找到什么时候?”


“那我也不会放过任何机会。”


“我现在深度怀疑队长太平洋宽肩上的脑袋只是个英俊摆设了。”萨姆说,努力不去看史蒂夫的脸色,“诱敌出洞这招还是你教我的,与其拼老命找他,你还不如动动脑子。”


娜塔莎眯起的危险眼神中流露出鄙视。“你看上去比十六岁还傻,快想想你的omega最喜欢什么吧。”


“还有别说他最喜欢你,队长。你可别忘了,他现在最躲着的人就是你。”


“喜欢什么?”被自己omega爱抚过的感觉还记忆犹新,史蒂夫绞尽脑汁地考虑起来。这不妨是一个聪明的点子,经过提示,眼前仿佛摆出了一条通向正确反向的大路。


他转过身,对上娜塔莎的视线。“附近的百货商场都有哪家?我要那种有大型化妆品柜台的。”


 


 


冬兵咬着自己的下唇,努力吞咽着口水。他的喉咙发干,快要冒火。皱皱眉,简直想不通美国队长到底神通广大成什么地步,才能这么快就截住了自己。


“巴基……”史蒂夫轻轻说了出来。


“谁他妈是巴基。我也不知道你是谁。”他转身想走,把鸭舌帽低了低,假装根本不认识这家伙。


“你知道我是谁!是你把我从水里捞出来。”美国队长又逼近一步,像个甩不掉的鼻涕虫,“你知道我是谁。”


“我不知道。”


“你就是知道,你还帮我把盾捞出来,就放在我手边了。”


“你到底有完没完!你认错人了!”冬兵的脚步动了起来。他只是想来看看广告里的闪亮口红,于是特意穿成一位不能再普通的普通人,混在百货商店这么多人里。谁料到史蒂夫就像算准了似的,掐着点儿腾空出现了。


“我认不错你,巴克。你喜欢口红,还喜欢一切闪亮的小玩意儿,是不是?你是最甜蜜的omega,该死……七十年前的我光顾得打纳粹,连一支像样的口红都没送过你。”


“说完了?”冬兵怒视他一眼,“说完了我要走了。”


“你不能走,巴基,我找到你了。况且……你抱的这一包东西还没付账。”


“九头蛇买东西从不付账,我们用抢的。”


“可你已经不是九头蛇的人了。”


冬兵不知道自己还能忍多久。他太想拆开包装去试试那些子弹头样的小东西了。如果没有史蒂夫的出现,现在那东西已经涂在嘴巴上了。这种忍耐对他而言无异于残酷的虐待,每个红细胞都在叫嚣着——试试它们!试试它们!


于是,在扔掉东西掉头就跑和留下它们之间,冬兵选择了后者。


“那你帮我付?”


“我?”史蒂夫激动起来,真想抓住阔别了七十年的手,“巴克……你记起我是谁了是不是?”


“嗯,现在记起来了,帮我付账,史蒂夫。”


“好。”史蒂夫十分愿意地回答,满脸都是相当乐意的神情。但当他摸遍裤兜也没找出一张银行卡的时候就犯了难,七十年过去了,他仍旧没有随身带卡的习惯。


最后可怜的美国队长只收获了冬兵打在他下巴上的一拳,还有隔天付了双倍的玻璃赔偿金。


 




“我今天带了卡,先别打我。”史蒂夫第二次截住冬兵时就开口先说,右手下意识地挡在下巴前。身为一个alpha,他很想去亲吻omega的嘴唇,特别是今天——他从未见过巴基的唇色娇艳成这颜色,像喝了黏腻醇厚的红酒。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冬兵不知道史蒂夫等了他多久,这已经是他转战的第四家商场了,美国队长就像能预测他下一步目的地似的。


“我当然知道,因为今天这里有个品牌的口红试色首发,很多人都抢不到。”史蒂夫马上赔上笑脸,以免显得过于严肃。


“唉,又抢不到了吗……”冬兵露出犹豫不定的为难神色,失望之情在下撇的嘴角一目了然。他看向一眼朝不出尽头的抢购人群,着实叹了口气。但史蒂夫明白,他所说的抢是真正意义的抢。


“我已经定了一套,三支颜色都有。”他轻声说,试着向前走了一小步。诱敌出洞计划正式开始。


“三支都有吗?”冬兵的两只大眼睛齐刷刷望了过来,“连999那个红色也有吗?”


“嗯,你要是不信就和我去结账,美国队长的身份还是有点儿用的,他们已经帮我留了一盒。”史蒂夫说得不能再认真了,好似在和五角大楼谈判,“你嘴上的是上次那支?很漂亮,还有巧克力的味道。”


冬兵转了转眼球,想让自己看上去又凶狠又霸道。“嗯,这支叫diva,所以你别惹我。”


“好的,我不惹你。我们来结账好吗?”他带着冬兵从特殊通道走到付款台,绕开了人群,“除了这个还有别的要吗?”


冬兵没有说话,但并不表示不想搭理他。几秒钟之后,他从付款台前面的展示柜上捏了个小瓶子,里面盛满了闪闪亮亮的亮片。


他直接递给了史蒂夫。“……还想要这个。”


 




史蒂夫第三次截住他的时候还没来得及换便服。


“你受伤了?”冬兵站在丝绒珊瑚红的展销柜前面,却没有只顾得看口红。嘴上的颜色令他像个女皇,又像朵艳丽的危险红蔷薇。


“一点儿小伤,我有血清,一个晚上就能复原了,连疤都不剩。”史蒂夫的战斗服非常非常紧,从兜里掏出一张卡来格外困难,“……那个……咳咳,这些我看不太懂,总觉得颜色差不多。喜欢哪个?”


“差很多。”冬兵终于开始看色号了,最后手指停在一个数字前面,“你觉得43号好看还是152号好看?”


史蒂夫捏了一把汗。“这……有区别吗?”


“有,当然有,这么大的区别呢!43是珊瑚色,152号是橘红色。这么大的色差你居然看不出来?”冬兵的眼睛在美国队长脸上的伤口来来回回。


“那就都要了吧,我刚发了工资。”这一点可怕的伤口似乎毫不影响美国队长的好心情,他几乎是笑成了眯眯眼,把卡递了过去。


于是命运之神给了史蒂夫一个奖励。冬兵接过两支丝绒口红的精致小礼盒,这一回没有绝尘而去,而是慢悠悠地在黑夜里溜达着。他知道史蒂夫在跟着他,但他也不会傻到让史蒂夫找到自己的住所。


“你为什么……会知道我喜欢这些?”他走到一个公园座椅上,自顾自坐了下来。对着身后的空气发问。“我曾经到底对你做了什么?还是为你做了什么?让你愿意买口红送我……”


“你十六岁之后就很喜欢这些了。可当时的我没钱买给你。后来我成了美国队长,前线战事吃紧,我答应过等战争一结束就买给你。”史蒂夫的声音不远不近,一直在后面飘着。


冬兵双眼盯着他看,脸上的表情让人捉摸不透。“你过来。”


史蒂夫踌躇了一下,从黑暗中走出来,走到冬兵面前。


“它们太美了,我现在就想试试颜色,可没有镜子。你把盾牌举起来。”他的眉毛微微拧在一起,看似抱怨实则着急,说着就拆开了精致的包装盒。史蒂夫服从了命令,在盾牌上呵了一口热气,用手擦了擦,直直地举到冬兵的正前方。


“你手上涂了什么?”几片若隐若现的小亮点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上次结账时候拿的指甲油。”冬兵翻了个白眼,有点儿恼火又有点儿犹豫,“再把盾举高点儿。”


“哦好的。”史蒂夫脸上显出一种心满意足的笑容,“挺好看的,你喜欢闪亮亮的东西,一直都这样。”


“闭嘴,你吵死了。再吵我就涂歪了……我说,你这面盾怎么这么不清楚?”冬兵把嘴上的颜色擦掉,脸颊升起一股令人怀疑的红色,“这颜色太棒了,我的嘴看上去就像处女唇一样。”


一股火辣的热度从史蒂夫手指的神经快速飞跃上了大脑深层,激得他差一点儿就把盾牌扔出去。


“你怎么了?”


“没、没什么。”美国队长猛吸了一口气,鼻腔里的温热触感是他最熟悉的。他好像流鼻血了。


 


 




“巴基!我这次带了镜子!”史蒂夫当然有把握能截住omega,这个品牌推出了一种液体口红,按照广告词是——介于水晶凝冻与液态水晶之间的独特唇色。他的omega不可能错过。


他的目光已经不能用“盯着”来形容了,每一道目光落在冬兵脸上或者嘴唇上,都像是一种神圣的凝视。然而他根本看不出来那些颜色的差别。


“11号叫闪亮花瓣粉,12号是优雅裸色,这两个颜色先试哪个?”冬兵仍旧坐在公园长凳上,已经陷入了世纪难题。


“那先……先似11……”史蒂夫吸了一口口水,尽职尽责地端着心型小镜子。为了给omega打光试颜色,手机已经被美国队长叼在嘴里了。


“好吧,让我来试试这个宝贝儿……”冬兵抽出唇釉的盖子,在自己饱满的下唇上涂了一层丰盈透亮的蜜,“我的妈啊!我的嘴是不是发光了?!”他抢过史蒂夫手里的小镜子,细细端详起来。


发光?史蒂夫叼着手机,丝毫不敢怠慢,被解放的双手拿着下一支等待试色的12号。他的omega完全沉浸在唇蜜海洋中了。不过这小玩意儿有这么大魅力?他想着,也没过脑子,拧动了方形的银色盖子,把全新的唇釉抽了出来。


冬兵还在欣赏自己的唇色呢,嘟着嘴左右端详着。Omega甜美的信息素与唇釉的味道相互碰撞,形成了独一无二的气味。


等史蒂夫反应过来时,他的omega正盯着他,恨不得把美国队长一拳揍出个底朝天。


“你混蛋!”他大喊着,用一种简直碉堡了的神情朝他吼,仿佛受尽了天下的委屈,“我的唇釉必须自己来开!你抽出了我的处女釉!”


有一股什么东西瞬间击中了史蒂夫的后脑。他眼瞧着自己的鼻血朝前径直喷了出来。


 


 




“哇哦……你们还真是曲折……”听了美国队长的故事,柜员简直想给他来个内部价,“后来他想起来了吗?我是说,你们曾经的往事都想起来了?”


“是的,他连我嘲笑他涂口红很搞笑这件事都想起来了。然后我被他揍飞了。”


柜姐笑着摇摇头。“天啊,我很同情您,但不得不说,恐怕今天您又要被揍飞一次了……该死的色售罄了。”她用一种深表同情的目光注视着史蒂夫,“想不到美国队长是个忠犬alpha……他真走运。”


“不,是我走运。”史蒂夫马上抗议道,“真的是我走运。不过……那支颜色真的没有了?”


“很抱歉……真的没有了。那颜色最近突然火了。”这次连柜员的声音都有气无力,似乎看到了美国队长今夜的惨况,“您可以买个别的颜色送他,对爱漂亮的omega而言,最喜欢的永远是下一支。”


“好吧……那、那你刚刚说的那个什么……James色的柜台怎么走?”美国队长大义凛然地站了起来,目光深远地望向前方,“我就喜欢这种有创意的品牌,James色,啧啧,这牌子真棒。”




说些题外话:


所有关注我的妹子都知道,我是一个非常爱推荐的人。


大家关注我是喜欢盾冬,那我看到很棒的产出就会推荐,不管这个人我认不认识。我不仅从关注里推荐,还会搜tag去挖好产出,因为现在的我有了关注量,我也知道那种辛苦产出没有人发现的失落。


再说一句心里话,有那么多妹子关注了我,和我个人无关,只是为了看盾冬。我也不觉得自己是聚聚(当然我也很想当聚聚,百万粉丝那种该有多爽哈哈哈哈我有病)总而言之,我不推荐,我觉得好浪费……所以如果不想看太多推荐刷屏的妹子可以取关,因为我技几控制不住技几点小蓝手~





评论

热度(10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