韶华与爱

愿你能忘却昔日苦难。


个俗人
Sebastian Stan是我的天使
磕Evanstan和柯TJ
漫威脑残粉 盾冬是本命 吃锤基贾尼豹玫瑰EC二代虫绿毒埃暴卡 天雷盾铁 有洁癖
瓶邪黑花铁三角嫩牛五方是白月光。
杂七杂八啥都掺和
热爱狗血 性癖很多
别来我这ky 别多管闲事

【豹玫瑰】两次说爱你

Rob_二冬:




*儿童节快乐。


========================





1、

一场突然的大雨笼罩着纽约的街头。

Ross抬起大腿支撑手里抱着的超负荷的纸袋,另一只手摸索内衬里的钥匙,湿冷的袜子粘在他的脚趾上,头发贴服着额头,他被浇透了。

在他歪倒前终于掏出那串可恶的钥匙,快速的打开门,关上。他需要好好洗个澡。

几秒后,Ross抱着纸袋穿着湿透的衣服再次打开了门,他现在确定在自己的公寓前有一只猫,也许在他到家之前就坐在了那。

通体乌黑,没有挂牌、铃铛,却比现在的Ross还要干净。琥珀色的眼睛乖乖地看着他没有动,兴许是邻居家偷跑出来的。




可Ross太累了,他的身体冷的发抖,视线追随着优雅地起身迈步,肆无忌惮穿过自己身旁进入一个陌生人家里的那只猫,它轻盈地跳上沙发回头看了他一眼,Ross就像收到信号下意识的关上门。



如果那猫还会握着遥控器挑选电视台,Ross真的要怀疑它是不是外星猫。它只是挑了个舒适的角度趴在那休息。

他会在洗完澡之后再来处理。

Ross想着,放下购物袋走向浴室。





2、

他脱下满载雨水的西服,温度从踏进浴缸的那条腿漫进了血液,器官重新开始正常工作,直至全身都泡在了热水里,Ross发出了一丝慰叹。

新任的上司调走他所剩无几的下属,顺便给他放了长假。他曾经日夜持枪奔走在前线,是这个城堡的构筑者,现在他只能做着家庭杂务,独身居住在偏僻的街区。




水汽氤氲弥散浴室的灯光,潮湿的朦胧打散了他的回忆,Ross的指尖无声敲打在边缘驱赶艰涩的凉意。



“ 你需要休息,Agent 。”

那大腹便便的官员刻薄的样貌就印在他的眼前,说着和他心理医生相同的话,手里未曾落下的笔终结了探员不短不长的CIA生涯。没来由的怒火漫过他的心房,手指传来轻微的痛感,他真应该朝那副嘴脸狠狠揍上一拳再离职,这一定能缓解他的失眠。

他听到挠门的细响,宛如铁片摩擦般尖锐。坚持不懈贯穿在他的耳膜,直到Ross不得不睁开眼起身。

磨砂玻璃透出一只小小的黑影,他打开门低下头看去,那猫似有些尴尬默默地收回挠门的前爪,张大眼睛望着他。

“ 我不会被水淹死的。”

“喵 —— ”

Ross扶额,不理解自己为什么要向一只猫解释。





3、

它没有碰倒在碗里的牛奶,Ross放下手里的吹风机后便跃到他的腿上,嗅了嗅他四周的气味才安心似的趴在上面。

Ross被这一幕逗乐了,这就像——巡视自己的领地是否受到侵犯的猎豹。

他在看电视的间隙解决了一个三明治,拆第二个的时候被电视吸引住目光的猫咪又被食物的味道勾了过来,Ross喂了它一口。他担心这些食物对猫有害拒绝给它吃第二口,它只是用尾巴卷在Ross的手腕处又回过头惬意地看电视。

惬意是Ross在它身上感觉到的,也许它就是外星猫,或者外来的魔法生物。他边吃边这么想着。

他可以观察一会儿再来处理它,他可是前CIA。

Ross在沙发上睡着了,只有一小会儿。清醒伴随着成群的蚂蚁啃噬他骨肉的感受,那不至于难以忍受却能让他感到绵延的疼痛,藏在血肉之下。

它不在他的腿上,或者身旁。

Ross起身去找它,鲜红的玫瑰花散在地上,那是花店老板昨天送他的,还没放进花瓶,被撕的粉碎。他沿着花瓣的轨迹走向自己的卧室,衣柜的门对他敞开着。

那些昂贵的西服三件套堆叠在地上,褶皱着Ross的心。银灰色,他最喜欢的一套,正被罪魁祸首踩在毛茸茸的脚下,在看到他进门的时它却绕着他的脚,用头磨蹭撒娇。




它可不是猫不是豹子也不是什么外星生物,这就是个恶魔。

Ross捏住它的后颈蹲下身与它平视,细碎的疼痛攀过脊椎的神经刺入他的大脑。它的眼睛里印着Ross的眸子,嘴里有抹光亮一闪而过。叼着的东西温顺地被他取出,Ross摊开手心,是一枚戒指。





4、

篝火和烟花点燃了夏日的星空,部落的面具和白色的长袍使他隐没在瓦坎达盛大狂欢节的人潮中。人们呼喊着向天空抛洒鲜花和供品,狂野的歌声从白日奏响至黑夜,游行队伍借助新科技的表演引来一波高过一波的欢呼。

不满得以宣泄,热情也能传递。Ross被人群推向前,他的脸上淌着汗水也挂满笑容,他们舞动着身体欢庆瓦坎达最重要的节日。

虚拟电子屏上国王的演讲将气氛推向最高潮,灵动的生命绘成斑斓的色彩萦绕开,无数的亲吻落在他的面具上,人们拥抱在一起旋转尖叫。

有人抓住了Ross的手腕,他回头看去。

烟火升腾,流星坠落。

T'Challa面具下的目光缱绻,撩拨他的心,声音淹没在喧闹下。

“ 我等了你好久,国王陛下。”

他举起手,指尖握着一枚纯黑的戒指。

宛如古老、庄重的誓约。

千万个Yes跳跃在Ross的指尖,没有人听到他的回答。




Ross把这个男人拥进身体,听他诉说万千次微小的爱意。


他在混乱中得到它,又弄丢了它。

那只猫安静地梳理毛发,他为了消磨时间开始整理东西。Shuri没有接电话,钟声敲响时他按例给母亲拨出第二通电话。





5、

他决定明天送走它。

他们躺在床上听着雨水敲在窗台上单调的音节入睡,它抱着Ross的手臂发出舒适的呼噜声。

他在沉睡前背诵国王的名字。

他很少这么做,感受抚摸身体宽厚的手掌,享受T'Challa伏在身上时强劲的呼吸,回忆的疼痛比爱更绵长,这只能证明他彻底失去了他。

紧握的戒指从指缝中发出淡淡的光,打呼声停止了。

更强壮的身体突然出现怀抱着他,猫咪变成了他的T'Challa

他的爱人在梦中安心睡去,Ross颤抖的手指不敢触碰他,药物让他分不清梦境与现实。他的睫毛抖动着用目光描绘T'Challa的一切,他的手搭在Ross的身上,化作比铅更沉的重量。

他们为了躲避恐怖政权的偷袭曾躲进逼仄的山洞里,T'Challa 只能一整夜抱着他为他取暖。Ross听着暴雨冲刷丛林,他的心跳和T'Challa手臂上的脉搏交叠重合。

在睡梦中下意识怀抱他的手,也许是爱也许是更多的含义。

Ross无法入眠,T'Challa却未曾知晓。

只有微小的静寂。

沉入更深的黑夜。





6、

两次说爱你,

一次喧嚣、一次寂静。










End.



*复联3后背景…

* T'Challa是幻觉…

评论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