韶华与爱

愿你能忘却昔日苦难。


个俗人
Sebastian Stan是我的天使
磕Evanstan和柯TJ
漫威脑残粉 盾冬是本命 吃锤基贾尼豹玫瑰EC二代虫绿毒埃暴卡 天雷盾铁 有洁癖
瓶邪黑花铁三角嫩牛五方是白月光。
杂七杂八啥都掺和
热爱狗血 性癖很多
别来我这ky 别多管闲事

【盾冬】猫的救赎(小甜饼,变猫梗) 完结

七花七夕:

01    02   03    04   05   06




美国队长表示,Bucky是我的猫咪,一辈子都是。


Jamie和Steven表示,警察叔叔,这就是那个偷猫贼!


James猫咪表示,不用再吃蒸鱼拌饭的感觉真好。




————————————————




30、


今天冬日战士差点被拖去洗胃。


原因是Sam训练完后累得要命,在公共休息室吃了几块巧克力,包装纸随手丢在了桌上。


正巧James猫咪蜷缩在桌上睡得正香。


Steve路过时如遭雷劈,毕竟他早早就把猫所忌口的东西在网上查了个遍。


美国队长几乎是用刑讯逼供的姿态摇着一只睡眼惺忪的黑猫:“你有没有吃,有没有吃?”


冬兵被他摇得更迷糊了,委实一副食物中毒的惨像。


T'Challa一大早接到报告,说美国队长揪着一只猫冲进医疗室要求洗胃抢救。


瓦坎达的国王希望他的手下能给他带来一些真正需要处理的政务。


弄清事情原委之后Sam好笑地道了歉,并保证下次绝不乱扔垃圾。而James猫咪则不痛快地蹲在墙角。


美国队长则是一边常舒一口气一边道歉。


T'Challa觉得再这样下去,美国精神可能因为沟通不通畅而变成一个神经质的人。


于是他也敦促医学家们尽快将黑猫的检查报告做出来。


检查结果很奇异,DNA发生了变异,一条链属于人类,另一条属于猫科动物。


身为艺术特长生的SteveRogers拿着检查报告单不知所措。


“所以到底怎么回事?”T'Challa问。


“陛下,科学也有很多无法解释的邻域的,大概这种药剂能够使得人类的遗传因子发生转变。”医学家完美地展现了“如何用优雅的语言表述我不知道”这样的技能。


“那么解决方法呢?”国王不抱希望地说。


果然医学家手一摊:“我想我们还需要研究一段时间,如果能有药剂的原始样本就好了。”


“可惜Banner博士失踪了,他在这方面似乎是个专家。”Steve皱着眉思索道。既然可以变成绿巨人,那么变成猫应该也有解决之道。


Sam心里一动:“嘿,我倒是记得一个家伙,他可以瞬间变得跟蚂蚁那么大,不觉得和这样的情况有点相似吗?”


“如果单纯变小的话,DNA结构没发生变化吧。”医学家想了想说,“不过异曲同工,一点药剂可以改变身体状态,真的只是科学研究不是魔法?”


天知道是什么,Steve想,不管是什么,当务之急都是他的Bucky能变回从前的模样来。


冬兵也很想变回来,他真的受不了蒸鱼拌饭了。


 


 


猎鹰去捉了那小蚂蚁来,Scott显然对突然可以看见美国队长而惊喜万分,拉着Steve的手一直不放,直到美国队长肩头上的那只黑猫不满地叫了一声为止。


“嘿,队长,你的猫长得真精神。我可以摸一摸它吗?”Scott崇拜地说,美国队长的一切都是好的,养的猫肯定也是最好的。


“谢谢你的喜欢,不可以。”Steve简明扼要地说。


猎鹰翻了个白眼:“死心吧,踢踏糖,爱宠是可以分享的,爱人则不可能。”


满头雾水的Scott听完事情的经过后宛如天方夜谭,Steve倒是很急切:“怎么样,有办法吗?”


Scott表示这还真不知道,他得回去问问老Pym才行。


“麻烦你了,Lang先生。”Steve一脸歉意。


“没关系的,队长。再说这种事麻烦到的也不是我。”Scott大言不惭地替未来岳父答应了这么个差事,“只要您给我签个名就好了。”说着他递出一个本子去。


Steve三笔两笔签好了名,Scott转向那只猫:“嘿Barnes中士,我也可喜欢你在咆哮突击队里的故事了。你能给我签个名吗?”


Steve觉得Scott这个人真是特别特别可爱的人。


James猫咪喵了一声,看着Steve,Steve立刻给他找来了一盒印章,于是他慎重地在本子上盖上了一个鲜红的梅花爪印,就在美国队长签名的后面,紧挨着。


“谢谢。”Scott合上了本子,“等中士恢复正常后就再也不会有这样的签名啦。”


 


 


31、


老Pym对于这种状态也是颇为重视,所有称职的科学家对于变异现象内心其实都是狂喜的,毕竟百年难遇。


Pym可以把人变小,却也不能将人变成猫。


当然他是个极会察言观色的老人,毕竟活了那么多年,他看得出自己如果笑着说变得太好了,大概美国队长的盾牌不一定会对一个老人手下留情。


说起来美国队长的年纪比自己还大呢,没毛病。


“九头蛇之前从我的徒弟Darren那里偷走过黄蜂战衣的药剂,没准他们进行了研究改进?”他转头对女儿Hope说,“我记得你说过,那东西之前没成功时会把生物变成一团烂肉,莫非他们想这样征服世界?”


九头蛇试图复制药剂,用失败的产品作为生化武器,似乎也说得过去。


于是那位九头蛇的科学家进一步加工药剂,结果歪打正着使得冬日战士变成了猫?


“我得恭喜你一下,队长。”Pym拍了拍Steve的肩膀,“你该庆幸他只是变成了猫,否则……一小团烂肉……天哪,你找到他的时候他早被蚂蚁分食了。”


Steve白着脸不想说话,只是将手里的James猫咪抱得更紧了些。一个在生化科学方面颇有成就的老学者,一个变坏的徒弟,一个新被选中的青年,破裂的师徒关系,一场彼此只有仇恨的厮杀。这个故事听起来还挺耳熟的。


 


 


Pym答应帮忙研究恢复的方法,不过他的皮姆科技公司已经被自己亲手摧毁,很多设备都跟不上,这可能会使得进度缓慢。


T'Challa倒是愿意给他们提供研究设备和资金,要知道瓦坎达的科技并不比美国科学家们差多少。


Steve向他道谢时T'Challa表示虽然他对Barnes这个名字着实有阴影,可好歹James猫咪也在自己手里喂了好几天,瓦坎达对猫科动物还是非常友好的。


James猫咪并不是很焦急,他的金发大个子平安无事地待在瓦坎达皇宫,他可以不受打扰地陪在对方身边,似乎也没什么不好。


除了不好交流以及吃食过于单调。


Scott和Hope倒是很喜欢瓦坎达的热带气候,他们还发现了几种全新的蚂蚁品种,并在努力将这些蚂蚁驯养,编入他们的蚂蚁大军麾下。


Scott偶尔还会将他的宝贝女儿Cathy带来,没有人会拒绝精灵般可爱的小姑娘的,Cathy很喜欢皇宫里的三只大猫,而且觉得它们的名字酷极了。


“你不喜欢那只小黑猫吗?”Sam故意逗她。


“可是猫咪太普通了,连名字都那么普通。”Cathy为难地说,“我觉得还是爹地送我的玩具兔子更可爱。”


冬兵见过Cathy抱在怀里的那只兔子,他觉得跟那种东西比颜值是对自己的侮辱。


 


 


32、


今天冬日战士一口都吃不下,紧张的。美国队长蹲在一旁劝他为了储存体能多少吃一点。


“我也觉得你该多吃点,”Sam在一旁故作轻松地开着玩笑,“以后就吃不到这样的猫粮了。”


James猫咪白了他一眼。


老Pym的药剂终于研制成功,为了防止出错,他们进行了太多次试验,牺牲了不知多少只小白鼠。


Steve希望务必稳妥,毕竟这种试验一旦出错,带来的后果可能是毁灭性的。


他在看了Pym将变成兔子、老虎、海豹、带鱼等各种动物的小白鼠一一变回来,最后又用James猫咪身上取下的细胞样本试验,确认其变回普通的人类DNA,才总算是放下心来。


T'Challa有点庆幸没有小白鼠被突然变成鲸鱼的,否则他的实验室大概也要从地球上消失了。


真到了要将冬日战士变回来的时候,众人心里还是有点忐忑的,连打个针都还有因个人体质不同引起的副作用呢,谁知道用在整体的人身上会出现什么后果。


往坏了想,变成一团烂肉也不是不可能的。


最紧张的其实是Steve,手心从昨天开始就不停地冒汗,冬兵看着他的样子就知道他一定把所有最坏的后果都脑补一遍了。


他只好伸出肉垫拍拍美国队长的手背,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不试就永远也没有机会了。


这一夜他是窝在Steve的臂弯里睡的,美国队长执意如此,他也没有去争论的兴致。


万一真的运气不好……他禁止自己再想下去,冬日战士在世上已没有别的念想,他只担心他的金发大个子会心碎。


半夜Steve突然睁开眼睛:“Bucky,我一点都睡不着。”


James猫咪“喵”了一声,示意自己也是一样的。


夜晚的瓦坎达少了白天炙烤的日光,多了一丝凉意,温润而舒适,美国队长抱着他珍视的猫咪,在皇宫后的花园里散步。


他跟James猫咪谈变成人后的畅想,很多很多地方想去,或者干脆做个游历全世界的计划也不错。


猫咪静静窝在他怀中,偶尔喵上几句,或者点点头表示附和。


和Steve一起,去哪儿都不错。


 


 


“你有黑眼圈,队长。”Sam第二天看见美国队长时如是说,“别解释,睡不好对你来说才是正常的。我理解。”


Steve并不想解释什么,事实上他紧张得说不出话来,尤其是Pym博士将他怀中的猫咪抱走放在那间实验室中间的台子上的时候。


他甚至有点不想放手。


他真后悔,变猫就变猫吧,有什么不好,当初自己为什么要急吼吼地去找解决方法。至少变成猫很安全,Bucky看起来都不是很介意。如果不是为了顾及自己的心情,Bucky未必愿意向别人坦言自己就是冬日战士。


Scott看不下去他偶像那副脸色发青的样子:“别担心队长,你要相信老Pym的技术,实际上这几次实验的结果都很好。”


Sam绞尽脑汁试图活跃气氛:“是啊队长,你还是担心一下你的Bucky变回来是不是没穿衣服的吧,要不要给他找个毯子裹着?女士还是回避一下吧。上帝保佑我也不是很想看你的Bucky的光身子的样子。”


帮着父亲操作仪表台的Hope白了Sam一眼。


“你上次剃了他的毛。”Sam看着仪器开始启动,盛满药剂的光束头对准了趴在试验台上的猫咪,自己都紧张得吞了一口口水,“你猜他变回来的时候是不是腿上光溜溜的,腿毛都没了?”


“闭嘴,Sam。”Steve说,他实在没心情在这个时候欣赏猎鹰的幽默感,虽然他知道Sam也不过是希望舒缓他的心情。


一向个性坚毅的美国队长发现自己双腿发软,他终于转过身去:“哦不,Lang先生,抱歉我受不了这个,我觉得我快昏倒了。”


SteveRogers害怕的东西并不多,眼前他觉得自己的心脏跳得快要爆掉了,没有什么比他的Bucky要面临未知的命运更可怕的,结果只有两个,正常,或者毁灭。


没有人觉得这样恐惧的美国队长有什么不对,他们不由自主地想起了自己最重要的人,换做自己,大概已经昏倒了。


“休息一下,队长。”Sam将他按在实验室旁的懒人沙发上,“一瞬间的事,我相信你们的好运气。”


 


 


33、


没错,也不过就是一瞬间的事。


于是美国队长还是站起来,隔着玻璃看着盯着自己的那只黑猫绿莹莹的眼睛。


再害怕他也不能失了对Bucky的鼓励,没有人比身为当事人的冬兵更害怕了。


“已经调试好了。”Hope开了口。


Sam慎重地拍了拍美国队长的肩膀,转脸又笑了笑:“我准备了毛毯,就算真的光了,你可以帮他披上。”


“那东西说不定还真的需要。”Pym博士难得打趣了一句,“我也不认为这么折腾来折腾去,他的衣服还能在。”


Steve不再说话,他看见那光束枪的末端发出亮光,药剂在被缓缓推进。


他想起当年,自己被注射血清时的样子,那时候Bucky是不在身边的。


后来Bucky问起他时,眼中有不甘和懊悔的情绪,当时他并未读懂,如今终于懂了,那种不能在身边保护的心情。


不在挺好的,站在一边看对方面临未知的危险又什么都做不了,更令人煎熬无比。


光束亮起的一瞬间,他闭了一下眼睛。


他在心底鄙视自己的懦弱,但他是真的害怕。


实验室里有奇怪的雾气和光线笼罩,Steve按捺住自己扑通扑通的心跳,试图搜寻试验台中的身影。看不清使他越发焦虑。


“好了!”Pym教授激动地喊起来,“扫描仪探测到有人体特征!成功了!”


Steve觉得自己的心才放进了肚子里。


Sam贡献上了刚刚几乎被他握在手里绞烂的毯子:“快去吧队长。”


然而Hope突然惊叫了一声:“不对,他的生命体征很不正常!!!”


实验室外的人面面相觑,Scott第一个反应过来帮Pym教授按下开启实验室大门的开关,Steve第一个冲了进去,他看见了躺在实验台上的人体,有那么一刹那他心情放松了一点,然而当他将毯子披到Bucky身上并试图将对方扶起来时,立刻就发现了不对劲。


冬日战士的右手掐住了美国队长的手臂,却没有了丝毫站起来的力气,他看得出,他的Bucky在经受着巨大的疼痛,否则不会发出那样难以抑制的嘶吼。他不知道那是什么样的疼痛,他见过冬兵被洗脑的视频,但如今的样子比洗脑时还要痛苦。


“Hope,给他全身麻醉,不然他会疼死的,快一点!”Pym教授也在叫着。Hope手忙脚乱,Scott帮着她将全麻设备推进来,并把呼吸罩套在冬兵头上,随着麻醉剂一点点的吸入,冬兵终于渐渐合上眼睛不再出声,仿若平静地睡去一般。


Pym教授招呼瓦坎达医疗室的其他医学家一起帮忙,他们将冬日战士推走,进入了手术室进行全面检查。


Steve看着那扇门,仿佛再一次落入了冰窟。


 


 


因为忙于国事而没能到场的T'Challa恼怒地扔掉了检查结果,拳头狠狠在桌子上砸了一下。


Pym教授看起来疲惫不堪:“变异过程中因为这些药剂粒子的关系,所有的无生命体都被消融掉了。普通人也就是缺了件衣服眼镜而已,可Barnes他显然少了更多东西。”


是少了不少,比如左臂,左肩,脊柱的支架,甚至大脑中控制神经的芯片。


“九头蛇快把他当机器人改造了。”Sam懊恼地说,“我们看过九头蛇基地遗留下的视频,可却完全忽略了这一点。”


“缺了这些会怎么样?”Scott见大家都不开口,便只好惴惴不安地询问。


“如果只是左臂和左肩,也许情况还没那么糟。”Pym解释道,“但神经方面的受伤会让他疼痛而死,脊柱被改造过的关系他永远也不能再站起来。要么他就一直被麻醉着,要么就忍受痛苦。”


Sam急切地问:“那变回猫呢,变回去是不是至少会好一点。”


“并不会好一点。”Pym说,“一开始这种变异就是不确定的,你怎么知道变回猫他不会是一只少了左臂并且神经受损还瘫痪的猫?”


 


 


整整一天没有人看见美国队长的踪迹,直到傍晚时分T'Challa在冬日战士的病房外发现了他。


他脸上是毫无波动的死寂。


T'Challa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他,任何话语此刻都苍白无力,他只好说:“我猜这并不是你能想到的最坏结果。”


“没错。”Steve靠在墙上,满脸颓然,“最坏不过就是Pym说的,一团烂肉。他恢复了人形,还活着,这挺完美的不是吗?Pym的实验并没有失败,只是Bucky的情况特殊罢了。”


“我知道你在后悔和自责。”T'Challa说,“换做我,我也是后悔的,但我父亲对我说过,没有人有后悔的权利的。事情发生了只能补救,除此以外一切都是徒劳。”


“可我的自责从七十年前就开始了,”Steve苦笑了起来,“而我知道这世界上没有一种补救可以消弭那些曾经的痛苦。”


 


 


“今天不是说小黑猫变成人了吗,为什么不来找我们?他变成人类不肯和我们交流了吗?”手鼓老虎无聊地趴在皇宫地毯上揪着那些一丝一丝的毛。


“闭嘴。”钢琴黑豹呵斥了它一句,望着冷寂的皇宫和愁眉不展的主人,大体也猜到了一些。


那只黑猫暂时大概是回不来了。


 


 


34、


冬日战士悠悠醒来的时候,有剧烈的疼痛在脑中盘旋,他忍不住呻吟了一声。


立刻有温暖的手在按摩着他的太阳穴,令他稍微舒服一点。


其实变回来的一瞬间,他对自己的身体状态就有了了然。当时他居然只冒出一个念头,这样残破不堪的躯体,真不想让他的金发大个子看见啊。


“嗨,Steve。”他嗓子干裂到嘶哑,也不知道是不是太久没有讲话的缘故。


脑中挥之不去的疼痛让他的视力都有点模糊,但他还是认得出美国队长走来走去的身影。


挺好的,他想,至少我还没有失忆。


有清凉的水喂到他嘴边,但疼痛和眩晕让他不能接受任何食物,他甚至知道自己呕吐了出来,却没法翻个身去正常的吐出来。


而美国队长静默地帮他擦掉呕吐物,并调整了一下枕头,让他躺得舒服点。


“你一直在看着我?”他挤出一个不知道是不是很难看的笑意。


“废话。”Steve白了他一眼,“你觉得我会不看着你?”


的确是废话,他想,自己总跟金发大个子说那么多废话干什么。


不过这倔强的个性果然一点没变,从前还是个布鲁克林的小个子的时候就是这样,真不讨人喜欢。


“你打算把我怎么办?”他闭上了眼睛,享受美国队长拿毛巾擦脸的服务。


SteveRogers的手顿了一下,随即又动作如常:“他们已经给你注射了止痛剂,所以你才能正常地和我说话,一旦止疼剂失效,你会疼到足以想杀死自己。但你又动不了,所以最后你只会活活疼死。”


“听起来真惨。”冬兵虚弱地说,“那么你会帮我杀死自己吗?”


“这种话再说一遍,我就把钢琴抱来压在你身上了。”美国队长亲昵而责怪地用毛巾拍了一下他的脸,“陛下这里有医疗用的人体冷冻舱,他跟我保证比九头蛇那群狗娘养的做的冷冻舱要舒服一百倍。”


冬兵笑了笑:“你说脏话?我听说你在现代当美国队长这几年简直是语言模范标兵。”


“我的确是语言模范标兵,而九头蛇的确是狗娘养的,我好像没说错?”高大的美国队长俯下身,让自己尽量贴近他的Bucky的脸,让他看清自己红通通的眼睛,“看,这是因为你造成的,你不需要负责吗?”


“我倒是愿意负责,模范标兵。”冬日战士笑出了声,宛如还是少年时的模样,“不过我能问一下,要多久以后我才能为你负责吗?”


Steve并不知道要多久,T'Challa和Pym说会尽量研究补救措施,也许他们不得不效仿九头蛇的做法,用特殊的金属为Barnes中士重塑脊柱,修复神经,或者再造一个金属臂。


生化研究从来都没有一个确切的期限的。


他不得不再次亲手送他的Bucky陷入沉睡。


T'Challa说得对,这不是他脑补最坏的结局,但也绝不是他想要的结局,他所希冀的一切都被那冷冰冰的机器再度隔绝。


“没什么,我觉得这样挺好。”冬兵说,“至少九头蛇禁锢我的那些东西都消失了,变成猫的那段时间我也过得挺好的。老天让我意外活了下来,可我过去犯下的罪孽,总是需要去赎罪的。这种痛苦其实我习惯了。真的,总比落在九头蛇手里好多了。”


“如果你觉得挺好,那我无话可说。”美国队长回给他一个令人心碎的笑意,“我等你回来,My Cat。”


 


 


他回到皇宫跟T'Challa道别时,三只巨大的猫科动物团团围住了他,仿若有期待的目光。


“他们大概想知道曾经的小猫咪朋友去哪儿了。”T'Challa解释道,露出无奈的笑意。


Steve蹲了下来,摸了凑得最近的老虎的脑袋:“他会回来的,你们也可以去看他,不过不许打扰他睡觉。”


“你要去追查九头蛇?”T'Challa问,“需要帮忙吗?”


“我至少得拿点冬兵的资料回来,九头蛇用什么材料,怎么样控制洗脑,Pym说越详细越好研究出解决方案。”Steve颔首道,“你帮了我们太多的忙,我甚至没有来得及道谢,陛下。”


T'Challa表示你要是再跟我这么客气,我就把冷冻舱丢到钢琴的窝里去了。


钢琴吼了一声表示抗议。


 


 


35、


从九头蛇嘴里撬出点线索并不是简单的事,Steve一点一点挖掘冬兵的秘密,并将有价值的东西送往瓦坎达研究。


这一忙,就是两年的时光。


甚至他回去看一看冷冻舱的时间都少得可怜。之前毕竟美国队长得罪了政府,被九头蛇渗透的政府也一直在给Steve找麻烦,还有很多拒绝协议的超级英雄需要帮助,他忙得连轴转。


Steve一盾拍飞了又一个围剿他们的家伙。


他觉得自己的队友们也挺神奇,有一个在天上飞,还有一个操纵着各种蚂蚁在草丛里跑。


“瓦坎达的那些战斗蚁真给力,我爱死它们了!”Scott在耳机里得意地大笑道,而Sam则抗议般地说:“拜托你不要再提你那些蚂蚁了,我有密集恐惧症,看到它们成千上万地到处爬我浑身难受!”


当一个投靠九头蛇的军队中校被捉住的时候,对方一脸不屑:“别以为你多厉害,美国队长,九头蛇的援军马上就要来了,你们死定了。”


“我倒是很想看看谁死定了呢。”Clint凑热闹般地在对方脚边射了一箭,“话说是九头蛇人多还是蚂蚁多?”


说笑归说笑,看到有援军来,他们还是都严阵以待的,都是在生死线上走过无数遭的人,更不会放送了警惕。


轻敌代表着死亡。


接着天边飞来一艘战斗机,一阵扫射之后,敌人已经伤亡了大半,这使得他们的工作轻松了不少。


“怎么回事?”Sam离得最近,看清了战斗机上的标志,“我们的黑豹国王终于清闲下来加入战局了吗?”


Steve觉得自己的心跳突然加快。


战斗机降落,当舱门打开时,众人首先看到的是一只威风凛凛的黑豹从飞机中窜了出来,然后是老虎,然后是狮子。


“哎呦,这只胆小的狮子居然来了?”Sam乐呵呵地飞过去冲着长笛“啊呜”了一声,吓得狮子瑟瑟发抖地缩回机舱内还用爪子捂住了脸。


这时钢琴走到了美国队长面前,然后Steve突然听到有人叫了他一声:“嘿,Steve。”


是熟悉的声音,美国队长四处张望,而那声音又在说:“是我,Steve,我在这里。”


然后他就看见钢琴身后转出一个小小的黑色的身影,绿色的眼睛,似乎是很熟悉却又久未见过的模样。


一只黑猫,一只他再熟悉不过的黑猫。


“Bucky……”他犹疑地叫出了声。


黑猫跳到大黑豹的脑袋上,歪着头望着美国队长:“是我,Pym教授说防止我头疼的方法只有恢复成猫的样子才可以了。我不知道这次我会当多久的猫了。不过他给我的声带做了手术,我们可以交流了。”


“不会吧,那你们之前不是白忙活了?”Clint跑到跟前看着这只满脸无辜的黑猫。


Steve露出一丝无奈的笑意,将黑猫抱了起来:“没关系,Bucky,我不会介意你是猫还是什么其他生物,只要你健康就行了。不过……”他顺手将猫咪脖子上那个黄澄澄的小铃铛扯下来捏了个粉碎,“Bucky,下次别用这种发声装置来逗我玩了行不行。”


于是众人就看到飞机里走出一个人影,一身黑色的战斗服,好像并不高兴的样子:“你是怎么识破我的?”


“没有怎么。”美国队长笑得胸有成竹的样子,“大概是直觉吧,毕竟除了你变的那只,还没有哪只猫让我第一眼就很想带回家养着的。”


说完他将咪咪叫的黑猫顺手放在依旧在骂骂咧咧的九头蛇中校的脸上:“乖,挠着玩去吧。”


然后在中校的惨叫声中,美国队长大步流星地走上前去,拥抱他丢失两年之久的猫咪。


 


 


 


冬日战士真正意义上的醒过来时,发现自己可以坐起来,还有了新的手臂,除了偶尔还有一点头痛和眩晕外,并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


“脑袋里的问题是后遗症,大概真的很难治愈了。”Pym不无遗憾地说,“但只要注意别撞到头,问题应该不大。”


“多谢。”他向在场每一个帮了他的人道谢。


“你得谢谢SteveRogers,”T'Challa说,“没有他拼死拼活地去九头蛇抢资料,我们的研究进展大概不会这么快。”


冬兵并不觉得有什么意外,那是Steve,是一定会这样做的。


“Steve在哪?”他问。


T'Challa无奈地告诉他,原本是想通知了美国队长之后再帮他手术并苏醒的,但看在队长那么忙的份上,他们决定先将冬日战士救醒,然后给队长一个惊喜。


虽然冬兵觉得国王的表情分明是想看自己和Steve的好戏。


但他心里确实很轻松,仿佛一种重生的姿态,舒展而惬意。有多久不曾见过阳光普照的感觉了。


他迫不及待想见Steve,手鼓对于那只变成人的小黑猫终于苏醒感觉挺高兴,而且他觉得James猫咪的人形还不算难看。


于是冬日战士捎上了三只大猫,T'Challa塞给他一只黑猫,表示这是个小小的玩笑。


冬兵并不觉得这个玩笑有多么有趣,也不知道原来国王陛下是个骨子里恶趣味的人,看来皇宫的生活果然是太枯燥了吧。


至于Steve会识破玩笑,他也知道是情理之中,这还是布鲁克林的那个小个子,他们了解彼此,仿若同生。


 


 


36、


冬日战士终于吃到了一顿丰盛的大餐,就在美国队长承诺过的布鲁克林最贵的那家餐厅里。


在这之前他们先去了趟布加勒斯特,Steve说那里对于自己有特殊的意义在,毕竟他是在那里才找到了他的Bucky。


为了以防万一,他还乔装了一番,粘上了大胡子,看起来像个阴郁颓丧的流浪者。用他自己的话说,可不想当年的邻居认出来再向他讨要那只黑猫了,那可是他绝对不能还回去的东西。


对此冬兵没什么异议,他当年也就是在布加勒斯特的街头流浪,整天除了蒸鱼拌饭或者猫粮就没别的东西可以吃了。故地重游,在街边吃些东西也是不错。


Jamie还在继续卖水果,不过已经从水果摊升级成大的水果店了,她和Steven的孩子已经八个月了,她看起来依旧是那个窈窕美丽的卖水果的姑娘。依旧有不长眼的小伙子会借着买水果的名义向她搭讪,不过没关系,她强壮的金发丈夫会赶跑这些无聊的情敌的。


Bucky和Steve在店里挑了些李子,称重时Bucky注意到了一旁的柜台上趴着一只很精神的黑猫。


“这猫真漂亮。”他说。


“谢谢。”Jamie慈爱地抚摸猫咪的毛发,“黑猫会带给我幸运,当初我和我丈夫相识也是因为一只漂亮的黑猫。”


“哇哦,真神奇。”冬日战士表情夸张地说,转身还对他的大胡子同伴笑道,“这听起来很不可思议啊。”


“的确不可思议,不过这是千真万确。”Jamie帮他们将李子装进塑料袋,“我们最珍爱的那只小猫被一个可恶的偷猫贼拐走了,要是我知道他在哪里,一定用榴莲狠狠砸他的脑袋。”


Bucky用力地点点头:“没错,太可恶了,你说得对。”


大胡子的偷猫贼只能揉揉鼻子笑一笑,并表示黑猫的确是世界上最漂亮的猫,有人想偷一点都不奇怪。


于是被偷走的小黑猫与偷猫贼一起手挽手,走出了水果店,Jamie向他们微笑着挥手道别。


“Cat,你想去哪?”Steve捉狭般地看着他。


“偷猫贼是没有人权的,”James猫咪拉住了这位大胡子,“猫说了才算,跟我走吧。”


Steve没有反对,跟着这只猫,去哪他都愿意。


虽然他不明白为何他们要趴在墙头看一只猫和一只狗在院子里嬉闹,哦,旁边还坐着个慈祥的老奶奶。


两个超级英雄扒墙头的样子简直画美不看。


当年的小黄猫早已长得体态健壮,终是有了个安枕无忧的家和伙伴。


虽然他小小的脑袋里大概已经不记得当年那个叼它过来的黑猫了。


“我只是觉得时间过得很快。”Bucky说,“就连七十年都那么快,简直不可思议。”


Steve并不很想继续这样的话题,总往前看太过伤感,过去发生的事情总无法再有改变的余地。


只是未来还有无限可能。


 


 


布鲁克林不再是昔日的布鲁克林,但Steve觉得那又有什么关系,只要有他希望陪着的那个人,就已足够。


冬兵在餐厅里狼吞虎咽:“这家的牛排可真不错。”


大胡子的SteveRogers手托腮面露微笑,像在欣赏了不得的美景,但又不由为对方偶尔苍白的脸色担忧。


听Pym的意思,头疼的毛病终是不能根治了。


“别担心。”Bucky大抵是看见了Steve眼中的忧虑,终于放下了叉子,“我不是说过了吗,那些九头蛇的东西,消失了很好。我现在不是挺好的吗,而且地球各地都是危机,我不看着你怎么行?布鲁克林的那个小个子就知道不要命地往前冲。”


“没错。”美国队长点点头,顺便将自己的那份牛排也推到他面前,“没有你,我可能早就死在布鲁克林的小破屋里了。你多吃点,要是不够继续点。”


“你有钱?”Bucky挑了挑眉。


“不管有没有钱,老天都盖章你是我的猫了,也是我义无反顾的责任。”Steve说,“你推脱不了,因为这种事没什么可商量的余地。”


说完他抓住了冬兵放在桌子上的右手:“Bucky,你得明白SteveRogers是你在这个世界上逃不开的名字,所以能不能给我个机会?”


Bucky笑了笑,朝他眨了下眼睛:“不给你机会,我怎么会答应跟你一起看布加勒斯特的那些人?你以为我们这一路走来叫什么?”


Steve愣了愣:“我以为你涌起了怀旧的情绪。”


“愚蠢。”Bucky说,“你觉得对我来说什么是过去?两年前的布加勒斯特,还是如今已经变了太多的布鲁克林?”


怀念的永远只是那个人而已。


“而且我们这叫约会,你这个几十年如一日不开窍的家伙。”说着他突然站起来俯身将桌子另一边的Steve拉了过来,在唇上落下轻柔的一吻,“你之前偷亲我的时候倒是很熟练嘛。”


原来这就是约会,美国队长露出如果被粉丝看到绝对嫌弃的傻笑。如果Bucky说这是约会,那便是约会好了,反正他的James猫咪回到他身边了,而且没有一丝离开的可能。


可美国队长到底是个不算放得开的古板人物,他现在只想找个没有人的地方,让他的猫咪知道主人的吻技真的没有他想象得那么差。


“快点吃,快点。”他开始催促起来,有些不算客气的霸道。


James猫咪,啊不,是JamesBarnes斜了美国队长一眼,慢丝条理地切起了牛排,调戏他的金发大个子真是几十年如一日的好玩。


 


 


手鼓无聊地仰躺在皇宫的地毯上抱着一只大彩球,这造型让它看起来更接近猫的形象了:“好无趣,我真想出去捉坏人玩。黑猫和他的主人为什么最近都不来找我们主人一起打坏人了?”


钢琴高冷地卧在窝里:“他们忙着交配,没空。”


“哦~~~”长笛害羞地捂住自己的脸。


 


 


———end—————


 


520之前将这篇完结了,希望以后每天都甜甜蜜蜜地过日子~~~~~~~


继续默默期待下一部电影~~~~~~



评论

热度(10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