韶华与爱

愿你能忘却昔日苦难。


个俗人
Sebastian Stan是我的天使
磕Evanstan和柯TJ
漫威脑残粉 盾冬是本命 吃锤基贾尼豹玫瑰EC二代虫绿毒埃暴卡 天雷盾铁 有洁癖
瓶邪黑花铁三角嫩牛五方是白月光。
杂七杂八啥都掺和
热爱狗血 性癖很多
别来我这ky 别多管闲事

摘纪录:

摘纪录: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张载《横渠语录》


感谢推荐


你朝我要一个理由,我不知道。

让 - 保尔 . 萨特 戏谑bot:

不是所有的爱情都有开始的理由,但几乎所有的爱情都有结束的理由。世间就是这么不公平。

枣糕废鱼:

我弟弟有一次跟我打电话,为大学食堂吃的不好而难过。




那个时候他刚报到,一个一米八的大小伙子,跟我打电话难过,说因为军训吃不到热饭,感觉要崩溃了。








曾经我喜欢跟年长的人聊天,我为高中考试成绩失利哭,她跟我说这算什么事儿你上了大学就知道还有更难过的,上了大学我为不适应环境哭,她说你这算什么事儿等进了实验室有你更难受的,进了实验室我为繁琐的科研压力哭,她跟我说还有工作结婚养孩子,你这算什么,都是小事儿。




后来我就不再跟她说这些事儿了。




一开始我觉得确实是这样,考试砸一次,好像确实比不过将来的工作变迁来的重要。


那个时候看到有个太太说,她看到有个粉丝发了一条自己终于实现了自己的目标,正要祝福她才发现她在升高中, 然后太太打了一长串省略号,写了个行吧。




为什么我们总会以过来人的姿态标榜优越感呢?




一开始我也跟大家想的一样,或者说强迫自己和大家想的一样,我不敢跟年长的人说我因为考试失利而难过,不敢说我因为和朋友闹了别扭而难过,因为这些东西在他们眼中好幼稚,好蠢,我怕他们笑我,让我看上去像个傻逼。


我拒绝回忆一年前的我办的傻事,因为我觉得那很傻逼。


我努力表现的很酷,很理智,很成熟,我担当起了安慰别人的角色,我给那些喝醉酒的人拍后背让他们吐,听他们哭,然后打车送他们回宿舍,我看很多职场的东西,即便很痛苦还是努力在现实生活中说那些大人才说的话,我只敢把真实的担忧跟最亲近的朋友交流,也只敢把自己的深夜矫情都分享给网络社交上不认识的人们看。




直到有一天,我病倒了,看了心理医生。




她听我阐述完,问了我一句,你为什么不接纳你自己。






然后她说,你有没有想过,那些你拒绝回忆的,你觉得是傻逼的你,已经是那个阶段的你,所能做到的最好的你了。








对于一个中学生,考砸了,可能就真的是世界崩塌级别的打击了。




因为她只是个中学生,这是她应该有的恐惧,担忧,焦虑。




一个中学生靠自己的努力克服消化了考砸了的困难,重新打起精神的勇气,不比一个三十岁的成人弄丢了工作,从颓废黑暗中重新站起来的勇气,廉价。




这两种勇气,都是同样值得人鼓励,值得人欣赏的。




在不同阶段的人有不同阶段的担忧和麻烦,从这些艰难困苦中挺过来的人,都是值得喝彩的。






开大组会,我导师是博导,带了一堆大博士,我按年龄排最后一个,前面所有的师兄每一个都展示了一堆项目,一堆成果,而我有些连题目都听不懂,轮到我的时候,我只能打开ppt,说,对不起,我上周有考试,我只看了一些论文,做了一些小仿真。




我讲的内容对于在座的每一个,都是幼稚又肤浅的,我越讲声音越低,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我努力了,但有些我花费数个日夜的东西,对他们来说,都是小菜一碟。




那一瞬间我觉得我好弱小,好没用,好幼稚。






在组会后,我自己把自己埋在文献里,走神中难过,就在这时候,我收到了一条来自师兄的微信。




师妹,我真的觉得你做的很好。


你的ppt下面都标注了来源。


你开头查的那个数据表格,很费时间的。






你真这么觉得吗?




真的。


慢慢来。






这个安慰我的师兄比我年长,做的内容也很厉害,是那种肉眼可见又聪明又努力的人,他在组会上刚刚展示完自己的成果,连同门师兄都忍不住夸他。




说句实话,看到这条微信,我想冲过去抱着他哭。










所以,我很喜欢听那些刚进入一个新阶段的人跟我兴高采烈地分享他们的新生活,或者担忧的事情,因为那让我觉得她们很宝贵,很鲜活,让我忍不住想呵护,想珍惜。即便我也还岁数很小,但我现在并不觉得我幼稚了。




因为我,已经问心无愧地,在这个阶段,努力做到我能做到的最好的程度了。




这个世界上,有多少形形色色,拼命努力活着的人啊。












我听着我弟弟在电话里的哭诉,慢慢地安慰他,没关系,你已经做的很好了,我刚上大学的时候也是这样的,而且还不如你呢。




我觉得你已经做的很好了,你已经是这个阶段的你,能做到最好的样子了。





摘纪录:

一个肮脏的国家,如果人人讲规则而不是谈道德,最终会变成一个有人味儿的正常国家,道德自然会逐渐回归。



在这片不能看Pornhub的土地上

邵陵笔冢:

本文于个人公众号 倒台沙皇 同步发送,ID:shaolingbizhong


作为一个留学生,几乎一定会被问到,尤其被国内的长辈问到的一个问题就是:你觉得中国好还是外国好。这是个没什么诚意的问题,笼统得几乎就是明摆着告诉你,我只是想找点话聊,并不在意你具体的、真实的想法。因此每逢遇到这个老生常谈的问题,我也往往认真地用最老生常谈的废话作答:我觉得吧,各有各的好。


 


各有各的好,这种话当然没错,在中国生活有在中国生活的好,那都是真心让我舍不得离开这个国家的好处。但要写个三千字专门来歌颂这好处,就有点像是闲出屁了,所以这篇文章主要还是讲讲别人家的月亮圆在哪儿。对我而言,生活在国内最大的不自在之一无疑是网络环境的不自由。尽管我对墙挡住的许多网站,诸如Facebook和Twitter,兴致缺缺,但我爱不爱上不重要,我能不能上很重要。况且,墙还是真真切切地影响到了我的生活质量的:因为在墙内,我上不了Pornhub了。


 


Pornhub是什么?是世界上最大的色情网站。而在国外要上Pornhub有多方便呢?你可以直接用Google把它搜索出来。一个大网站能被搜索引擎找到似乎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但曾经却让我感到不可思议,因为从我在国内接触到互联网开始,“找那种资源”从来就是一件要费老鼻子劲的技术活儿。因此,在我人生头一次只花了两秒就打开了一个色情网站时,我真实地震惊了。


 


因此在这里,我得给墙说句公道话:Pornhub在国内上不去,不全是因为有墙。毕竟在墙里面你虽然用不了Twitter,至少还能用用如今变得越来越傻逼的微博。但在这片不能看Pornhub的土地上,你不但不能看Pornhub,你也不能看任何的色情网站。Pornhub在这里没有它光明正大的替代品,因为在这片土地上,我们甚至无法光明正大地谈论性。


 


《喜宴》是我最喜欢的华语电影之一,其中一句台词尤令我印象深刻,那是李安导演借演员之口对“闹洞房”习俗的评价:你正见识到五千年性压抑的结果。


 


五千年的性压抑给当代中国留下的“遗产”远不止闹洞房这样的陋俗,还有更多思想上的流毒。最直接的一句话总结就是:对性这件事,中国人长期怀着扭曲的观念。


 


说是“扭曲”,具体偏差在哪儿呢?不外乎两方面:一是把性看得太重,二是把性看得太轻。这其中最神奇的事情莫过于:这种轻视与“重视”,往往是同时存在的。


 


中国人对性的轻视,是从古至今、由上及下的。床笫之事,从来就被认为是鄙俗、见不得光的勾当,登不得大雅之堂。上流的“体面人”们谈起,只顾寻来各种各样的隐喻代指,生怕隐晦得不足;而“泥腿子”们谈论这事,则只恨不够粗俗,只要沾边上男女之事,每个词都是贬义。有人许要反驳:《水浒传》、《金瓶梅》这么多书里,可没少写男欢女爱之事。然而小说在古代本来就是登不得大雅之堂的象征。更何况,《金瓶梅》到现在依然非常难买,提到这名字时依然能看见别人促狭的笑容,它在普罗大众的心中意味着什么,我想已经不必在此多说。


 


儒家思想控制中国如此之久,“存天理灭人欲”早就写进了民族的基因里。对男人,宣扬的是禁欲主义。男人要成大事,要成为“君子”,而对性的贪恋是堕落的根源,是通往“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至高理想道路上一块可恨的绊脚石;而对女人,则把贞洁摆得比生命更重,这其中的压迫,更自不待言。后果就是即使在今天的中国,荡妇羞辱(slut shaming)依然随处可见,许多时候,甚至是女人在羞辱着女人,或是女人在羞辱着她们自己。那一座腐朽的贞节牌坊,几千年了还矗立在许多中国女人的心中。


 


这种轻视反映到现代社会,最直接的表现就是广大人民群众对性的讳莫如深。中国青少年性教育的缺失已经是一个几乎要被说烂了的问题,然而去年由李银河老师作序,面对中学生的《中国性教育教案库》依然不得不在山东家长的抵制“狂潮”中下架;西安仍有高校要求女生填写“宣誓卡”,宣誓拒绝婚前性行为。少数有识之士的推动无法撼动这种以“全社会”为单位的保守思想,性像是某种脏污的东西,连想想都会坏了人格。


 


然而,可以想见的是,这些从小到大在孩子心中把性塑造成名字也不能提的伏地魔的家长,会在他们走出大学校园之后,不遗余力地催他们结婚生子,完成传宗接代的“本分”。


 


对于这件事,网上曾见到过一句让我深感认同的话:中国社会对人民的要求是毫无性欲而子孙满堂。


 


在被宣扬的主流观念中,传宗接代是最光荣的,被拐卖到山村被迫给人当媳妇生娃的,到头来居然被评上个感动中国人物;发乎于激情的性爱,以及从性当中感受欢愉,却是可耻的,如今就连影视作品都不允许描写移情别恋的女性和一夜情题材。


 


顺带一提,前面提到的话也还有后半句:对官员的要求是克己奉公而暴病而亡。在两句话有一脉相承的逻辑,背后的本质,其实是从古至今的文化环境对人“社会性”的无限强调,以及对人作为独立个体的权利与诉求的漠视。从小到大我们都被潜移默化地灌输着一个观念,即“奉献光荣”,人只有对社会产生价值,他的人生才是有意义的。这同样是一个复杂的话题,在此就先不展开了。


 


中国人如此地“轻视”性,然而,对它却又永远不能take it easy。一个人的性经验,往往被与他的人格与品行挂钩。由此可见,中国人并不是把性看得“轻”,而是把性看得“贱”,就像是一块茅坑里捞起来的大石头,恶臭又沉重。


 


依然以前面的高校要求女生宣誓拒绝婚前性行为为例,如果“拒绝未成年性行为”是出于保护未成年人生理与心理健康的理由,是再正当不过的倡议;强制要求身体发育已经完全成熟,心理上也完全具备民事行为能力的大学女生宣誓“拒绝婚前性行为”,就完全是出于为封建“礼教”招魂的目的,是对女同学们自由选择权利的侵犯,以及对她们独立人格的侮辱。大张旗鼓的签名活动,称得上是一场可笑的大型滑稽秀,却又不止可笑,更多的是可鄙、可恨。而网络上还有为这种活动叫好的声音,则简直称得上是可悲了。


 


性教育的匮乏加深了人对性的误读,尤其是对青少年来说。少年时代,我们既常能见到骄傲于自身对性的无知,把愚蠢当纯洁的人;又常能见到骄傲于自身对性的“了解”,沾沾自喜于自己的“勇敢”与“渊博”的人。而在成年之后,这种过分地把性当回事的观念所造成的影响,除了前文提到的,让性经验成为了对他人的人品擅加臧否时的根据之外,也让性行为更经常地多了交易的意味。


 


这种影响更多地作用在女性身上,我们常听到一些人扯着“女性要自尊自爱自强”的大旗,紧接着呼吁的却是“不要让男人轻易得手”。这背后的逻辑就是“我们的性交一定要换取到足够的利益”。性变成了利益交换的筹码,尽管这同样是个人基于自愿的选择,但因此而失却的美感依然令人惋惜。我时常感到性工作者们为了生存付出了过大的代价,其中之一就是她们可能永远没办法再对性爱这件事情怀着享受的心情了。而盘算着用性来栓住一张长期饭票的女性,我对她们的惋惜也大致如此。


 


为什么只有女性才会将性作为一种武器,一种换取利益的工具呢?这是无论在男性还是女性群体中都存在的、对性的另一个误读,即:女性在性当中是弱势的、牺牲的。换句话说:女性没有性的需求,与男性发生性关系,只是为了满足男性。


 


当这样一种定义成了普遍的共识,部分女性自然就有了讨价还价的底气:我都让你操了,你好意思不给我买个包吗?这些女性忽略了自己同样能在一场健康圆满的性行为中得到满足感与愉悦感,同样是性行为的受益者;而下意识地把自己当成了一个应该得到回报的服务人员。这可以说是一种典型的自我物化。女权主义强调女性的独立自主,而希望他人“对自己负责”,无论在什么场合下,表现出的都是人格的卑微与残缺,与自主自强的信念所去甚远。


 


保守过时的性观念,无论在哪个时代都是女性争取权利的障碍。今日世界,女权主义运动方兴未艾,旧思想的荒谬之处已经充分地暴露出来,女性做到客观、理性地看待性,停止无谓的自怜与自媚,已经不可谓不必要。我们是做了爱,可那又怎么样呢?女性一定要勇于主动地说出这句话,而不是因为一场床笫之欢,就心甘情愿又心安理得地,把自己的生活交给了别人“负责”。


 


总的来说,现在的中国年轻人的性观念正处在一个纠结的状态。


 


一方面,因为网络时代信息的空前丰富,当今年轻人的性观念远比长辈们想象的要自由开放得多,对许多边缘化的个人选择已经有了更高的接受度。这是大好事,也是时代进步的必然。但另一方面,公共的讨论空间对性却远远还没有脱敏,许多人骨子里仍旧觉得性就是应该黑灯瞎火被子蒙头,去“体验”而不是去“讨论”的东西。前文中所提到的诸多过时思想,在今时今日依然很有市场。


 


保守的思想并非全是糟粕,先锋的思想也不见得都指向正确的方向,真理是会越辩越明的,但关键是,思想们真的能有去“辩”的机会。


 


很多时候,要讨论一个问题,总需要一个前提。例如我们要讨论如何才能在职场实现男女平等,需要的前提就是我们都认同在职场上男女应该实现平等。那么,要讨论在当今时代什么才是真正正确合理的性观念,首先需要的条件就是,大家愿意来讨论,认同这件事情值得讨论,而这件事情也可以被讨论。


 


这就是脱敏的重要性。只有我们不再那么“轻视”性也不再那么“重视”性的时候,进一步讨论的舞台才算是做好了准备。


 


就像我真诚地希望终有一天我们能用中国的网络看Pornhub,我也真诚地希望有一天我们可以在中国的阳光下,在大庭广众之间,大大方方地谈论性,就像谈论文学与爱情。



摘纪录:

当你有了观点的时候,你就有了敌人,你懂的越多,懂你的人必将越少。不要和不懂你的人辩论,因为智商差是这世上最难弥补的距离,一个远不如你的人,和你的价值观相差甚远,是永远也不可能理解你的好。反而你的优点,会成为他眼中的缺点,这就是人性。
——仲皓

让 - 保尔 . 萨特 戏谑bot:

“那些亲历者说过,踩过一个人的尸体,其实不是什么难事。而要踩过铺满一地的尸体,就更简单了。”

让 - 保尔 . 萨特 戏谑bot:

半途而废的爱意,对人的刺伤,更甚于绝对的敌意。

青铜门下走犭句:

醉熊熊的形象我全程脑补介张GIF!我滴压箱底珍藏!!!肉乎乎的熊熊太欲了啊嗷嗷嗷嗷我流lui